<address id="795nd"></address><font id="795nd"><p id="795nd"></p></font>
<video id="795nd"></video><video id="795nd"><output id="795nd"><delect id="795nd"></delect></output></video>

<p id="795nd"></p>
<p id="795nd"><output id="795nd"><delect id="795nd"></delect></output></p>
<p id="795nd"></p>

<video id="795nd"><delect id="795nd"><font id="795nd"></font></delect></video><p id="795nd"><output id="795nd"></output></p><video id="795nd"><output id="795nd"><listing id="795nd"></listing></output></video>
<video id="795nd"></video>

<video id="795nd"><delect id="795nd"><font id="795nd"></font></delect></video>

<video id="795nd"><delect id="795nd"><font id="795nd"></font></delect></video>
<p id="795nd"></p>
<video id="795nd"><delect id="795nd"></delect></video>
<p id="795nd"><output id="795nd"></output></p>
<p id="795nd"></p>

<p id="795nd"></p>
<video id="795nd"></video>
<p id="795nd"></p>
<p id="795nd"></p>
<p id="795nd"></p>

<p id="795nd"><output id="795nd"><font id="795nd"></font></output></p>

<p id="795nd"><delect id="795nd"></delect></p>

<noframes id="795nd"><noframes id="795nd"><output id="795nd"></output>
<video id="795nd"></video>
  • 客戶端
  • 公眾號
  • 微   博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專題 > 社區人物

畫家情懷總是詩——開封市畫家李勇的詩情畫意

來源:河南縣域經濟網 發布時間:2023-04-06 16:46:02

  生活在古城開封的李勇先生,一直從事教育工作,工作事務甚是繁忙。除了完成本職工作之外,業余生活中的他寫詩作畫弄金石是其不變的嗜好。他常說“須知自古來,畫家須詩家”。對待詩書畫印,他抱定了一顆“玩”的心。其實,他所喜歡的沒有分什么行不行的,也不管在這一行中成名不成名的,他只喜歡他所喜歡的,嘗試他想嘗試的。他也和所有人一樣有權利喜歡藝術和藝術中的每個分類。他有性情,愛思考,偶爾興起,批講起來,引經據典一套接一套的,和這些比起來,寫詩填詞更讓他樂此不彼,有道是畫家情懷總是詩。無論雪后故人來、茶香酒正暖,還是潑墨寫荷罷,持筆待填詞之際,他都會詩情大發。所作古體詩表情達意,快哉痛哉。為平凡的生活沏上了一杯淡茶。記錄了生活、詮釋了人生。其實,人生是一條路,有捷徑、有曲折。人生是一條河,有蜿延、有壯闊,人生更是一首詩有有憂傷、更有希望。潛心品味李勇先生的詩詞,還真有幾點感悟。

  一、他的詩是在詮釋著人生

  他的詩詞里沒有壯志未酬的牢騷,也沒有獨善其身的油滑、更不見無病呻吟的造作和失志的悲愴,更多的詩中敘述著真實的生活,表達著生活哲理、解讀著入世和出世,讓人在閑情文字間陶治了性情、感受了快樂、 產生了共鳴、慰藉了心靈。他把草木事物都賦予思考、讓人在思考中提煉哲理。

  霜降節氣已過,“細雨生寒未有霜,庭前木葉半青黃,”多情的季節,也是蕭條的季節。然而在開封有秋菊在綻放,可是他寫菊花卻另有思索:

  菊吟

  李勇

  黃花毋須寵,性野喜霜風。

  誰奈世人愿,萬眾賦盛名。

  攘攘皆過客,匆匆無影蹤。

  今生夢南山,何日歸秋叢。

微信圖片_20230406144917

  一棵棵大自然中的菊花,本不需要嘩眾取寵,不需要鬧市華庭,只需要盡情享受陽光雨露和涼風的秋霜,本可以在南山下秋籬旁默默生活,卻為何又要像選美一樣被聚集在摩肩接踵的都市里與別人媲美呢。這不是菊花所認為的生命本真,而是一種被動的煎熬。表達了他追求生命的簡單和真實,追求青春之花要自然的綻放,要真實的生活。

  盛夏的雨,也藏不住潮濕的悶熱,但比起平時,整個大自然仿佛在享受雨潤和涼爽。此時他在友人小院的窗前喝茶閑聊,透窗看到雨打芭蕉,頓生詩情,他寫了耐人尋味的《芭蕉聽雨》。

  芭蕉聽雨

  李勇

  一杯歲月說春秋,四季星輝笑炎涼。

  東籬南山醉五柳,更有聰明換囚窗。

  如奴于心見境界,善下百川自汪洋。

  偷閑訪山尋水去,芭蕉聽雨讀文章。

  詩中看似芭蕉聽雨其實他聽雨聽出的是處世哲學,不管“說春秋”還是“笑炎涼”,這說笑中其實都是心的修煉,如不細品誰又能知道“如奴于心見境界”的解釋呢,“如奴于心”四字其實就是“恕”和“怒”二字,如心所從你就會寬恕于人,奴隸于心你就會惱怒沖動,這兩個字的境界和格局便是自有分曉。“一杯歲月說春秋,四季星輝笑炎涼。”首聯平仄講究,對仗工整,開篇就帶讀者走進了人生大課題,待研究了一番后,尾聯一句“偷閑訪山尋水去,芭蕉聽雨讀文章。”似乎又自然遁世而去,回歸到眼前這大自然的雨聲中。

  2017年的《問道云瓶》更加寫出了他的心境,自比螢火,心在瓶志在云,道在一草一木中。

微信圖片_20230406145045

  問道云瓶

  李勇

  螢火不比日月星,

  不避俗世自濁清。

  李翱無需問道去,

  云在青天水在瓶。

  螢火有螢火的存在,處處都有,流動靜謐,自成風景。日月有日月的光輝,且獨一無二,所以不要和他們比光亮,更不要避開世間的庸俗,因為每個人都可能離不開他。庸俗是高雅的土壤。這是什么道理呢,不少人都去追求真理,真理在哪里,原來真理就在青天的云上,瓶里的水中。道在一山一谷、一水一石,道在宇宙間一切事物當中。

  二、他的詩是在記憶著生活

  他真誠地面對生活,享受著生活賦予的美好記憶,在記憶的品味中萌發著詩情,無論四季交疊或者時過境遷,睹物思情,他在詩里總能留下美好記憶、記錄生活、記錄鄉愁。讓生活變得醇香味美,多姿多彩。春節遇見老同學偶遇敘舊,酒后微醺寫下一首快詩:

  初春遇故友

  李勇

  我愛三春春亦早,弟喜百花花正萌。

  若非數九嚴寒礪,會有香蕊搖東風。

  月斜清輝讀古卷,雪飛冷窗伴長燈,

  少年一葉扁舟去,相逢細聽弄潮聲。

  詩中愛春春正早,喜花花正萌,既交代了時間也交代了事事如意的心情。如果不經過寒冬怎么會有今天的香蕊搖曳在東風中呢?其實是在寫朋友今天的成功來自于刻苦學習的歲月。成功的那天,一葉便舟而去,今天,聽到他的是事業成功的弄潮兒的巨響。

  2013年的寒食節里,他受邀到通許邸閣鄉的梨園里寫生,他寫下鄉村的美麗景色和滄桑變化。

  梨花夢

  李勇

  寒食節前雨紛紛,邸閣梨花邀故人。

  曾經少年此地過,一片蒼茫幾座墳。

  十年春風掠滄桑,驀然繁華掩新屯。

  和云漫綴香雪海,搖曳微涼超凡塵。

  流霞香濃三杯無,倦鳥入夢花落琴。

  2015年的清明節里,他又駕車在高速路上行駛,視野開闊,清明美景一覽眼底,在老家舊宅的菜畦里,果樹上掛滿了小杏,預示麥黃時節大豐收,在和老父親伴著野菜喝紹酒的鄉味中,他寫下了故鄉的清明的鄉愁,充滿了生活情感。

微信圖片_20230406145109

  清明故鄉行

  李勇

  小假驅車故鄉去,老樹垂綠遠村紅 。

  燦燦蕓苔香染衣,翩翩粉蝶戲花叢。

  院后菜畦盈盈翠,新杏殘紅小玲瓏。

  驚蟄已過十五日,最美無可比清明。

  涼拌柳絮溫紹酒,共話介子拒文公。

微信圖片_20230406145129

  三、他的詩是藝術哲理的融合

  他的詩來源于生活,又濃縮升華生活,把生活的原始形態通過詩書畫印釀制成醇香精美的藝術作品,詩書畫印的高度融合,使詩情畫意完美地再現,在意境創造方面,達到了一個優美恬靜的藝術境界,他的詩是藝術的取舍與融合。雖然藝術形式不同,藝術哲理性是相通的。

  生活中的片刻時間,一個瞬間的發現,他也能捕捉在心,外化為詩詞。一次黨校開會結束,他沿著荷塘而去,發現節氣已經進入處暑,荷花依然綻放,垂釣者已經忘掉一切紛擾,進入專一妙境。他舍去了復雜的游人和美麗的小橋流水,只用處暑時荷塘中的“石階草”和“垂釣者”記下了節氣和故事。使詩書畫大寫筆墨意趣融為一體。

  秋水荷塘

  李勇

  明日處暑今日荷,一習遠香興水波。

  不敢重踩石階草,恐擾妙境垂釣者。

微信圖片_20230406145154

  除此之外,他還寫下了許多與畫室有關的生活,寄筆情、詩情,抒發審美情感:

  清平樂·夜畫

  李勇

  星疏月闌,露寒高云淡。小窗冷案寫畫扇,竹密石瘦蹊遠。

  絲桐太古曲巷,七碗得趣未央,秋風搖露蕭瑟,幾筆老樹斜陽。

微信圖片_20230406145214

  中秋節做客金池,醉后畫荷填詞,醒來后什么也沒有了,中秋一夢,也只剩下這首西江月了。豈不快哉,這不就是一首詩詞嗎?于是揮筆填詞一首:

  西江月.中秋

  李勇

  金池小院碧波, 華燈初上時刻。 癸酉南呂作賓客, 圓月圓盤圓桌。

  酩酊乘興寫荷, 縱橫涂抹點戳。 自填新辭泥印落, 問我尋我無我!

微信圖片_20230406145236

  2014年元月他填詞一首《清平樂.重游云臺山》:學校畢業22年后的云臺山海棠花開依舊,物是人非,已經有滄海桑田的變化。

  清平樂.重游云臺山

  頗覺春暖。五九看柳天。相約重游云臺山。石磨老屋不見。

  猶記同學少年。揮斥不知學淺。那是海棠時候,已是滄海桑田。

  他的詩是生活的描寫也是對人生真善美的探索,他的詩是無形的畫,他的畫是有形的詩,這詩與畫之間的內在聯系也是他致志的追求。詩書畫都是他對自然對生活的情感表達,既統一于一般的審美感知又寄托在不同才情的作品之上。讀他的詩就要讀他的情懷,畫家情懷總是詩。

責任編輯:

分享至:
熱門推薦
最新發布

豫公網安備 41010502004639號

久久免费视频一区